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正文内容

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免费阅读 主人公分别为朱韵李峋

MuYe2022-11-03 14:50:43文章235

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免费阅读  简介

电视剧《点燃我温暖你》即将上映,该剧改编自知名写手“Twentine”的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,主人公分别为朱韵、李峋,由张婧仪、陈飞宇领衔主演,情节概述:朱韵在国外留学五年,终于决定回国。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在画展上认识的朋友,男人对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,他之所以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陪她回国,目的不言而喻。可是朱韵对他却没有心思,她有男朋友,早就把一颗真心全然交付,可能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。李峋在坐了几年牢之后,重获自由,他在意外中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女人……

微信截图_20221103141547.jpg

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免费阅读

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威尼斯。

至少田修竹是这么认为的。

那年他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,一个与卡塞尔文献展和圣保罗双年展并成为“世界三大艺术展”的艺术嘉年华盛会。

展会吸引了几十万的参观者,很多都是来看热闹的游客。在人数最多的时候,几个重要的参观点被堵得水泄不通。参观者里有很多学生,艺术院校学生占据绝大多数,也有些无所事事来闲逛的……

她就是其中之一。

他能这样判断,是因为他观察了很久。当时他跟两名策展人在咖啡厅里闲聊,他并不是很感兴趣关于销售佣金的话题,饮着咖啡,退出讨论。这时,外面路过几个游客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她们很明显是学生。四个女孩子,三个都是金发碧眼的欧美人,所以显得剩下那个黑头发的格外引人注意。她们正在挤入人群,看那幅威尼斯美术馆的镇馆之宝《暴风雨》,此画外出展览的次数极少,所有人都想一睹尊荣,几个女孩根本没有挤进去。

她踮起脚,发现还是看不到,很快就放弃了。她开始鼓捣自己的平板电脑,并很快入了神,专注得连同伴随着人流走了都没有注意到。

她对艺术完全不感兴趣——这是第一个照面时,他得出的结论。

可是下午,当他再次遇到她,她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那是在他的画前。

他为这次展览创作了一套系列油画,一共五幅,他试图用色彩来表现人的五感,需要参观者一幅一幅看过去来体会创作意图。可她却只站在最后一幅前,而且她也不看画,一直盯着右下角的标签发呆。如果只是看几眼就算了,她足足看了二十几分钟,久到他都想上去直接告诉她这画到底该怎么看了。

可惜他被别人叫走了。

第三次见面,是在展会结束后。

他劳累一天,推掉所有的晚餐邀请,放空大脑漫步在街头。走了许久,他渐渐察觉有人一直在跟着他。也许是夜色太过温柔,他并没有产生紧张的情绪,他回头,看到了那张说熟悉不熟悉,说陌生不陌生的脸。

她在他身后,晚灯照在她的脸颊上,让她的皮肤看起来细腻透亮,眼睛也像闪着光一样。

“有事吗?”他自然而然说了母语,他从她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。

她张了张嘴,有点犹豫地说:“请问你是……田修竹吗?”

从她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让他感觉很奇妙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“真是你!呃……认识,不……也不算认识,我以前……”她看起来有点紧张,好像有很多话想说,但或许觉得场合不太合适,最后只道了一句,“我很喜欢你的画。”

他挑眉。

“哦?你连乔尔乔内的《暴风雨》都不感兴趣,竟然会喜欢我的画。”

她茫然看着他,“啊?”

这玩笑对她来说太深奥了,田修竹轻咳两声,略作掩饰。

“那个……贸然打扰很不好意思,我就是想说……就是想说你的画太棒了,我先走了。”她说完,冲他低了低头,转身离去。

她穿着一条蓝色的裙子。

什么蓝呢?好像是湖蓝,还是钴蓝?亦或者是普蓝?他看不清楚了,她彻底融进了夜色。

这画面有点美,田修竹非常文艺地想起了乔治·桑的《威尼斯之夜》。

——“在那明净的夜晚,湖面水平如镜,连星星的倒影也不会有丝毫的颤动。四周一片蔚蓝,宁静,真是水天一色,使人仿佛进入绮丽的梦境,一切清澈而透明。”

他觉得,他之所以会追上她,询问她的名字,邀请她同进晚餐,都是这夜催促的。

*

他们成为了朋友。

过程有点匪夷所思,也有点顺理成章。

他们相识的第二年,田修竹来美国举办画展,他找朱韵出来让她尽地主之谊带他到处转一转。结果出来两天,朱韵在总统山下都不忘闷头写程序。田修竹十分不满。

“你就这么敷衍天才画家?”自从朱韵这么叫过他一次后,他经常用此词自嘲。

“没没,很快就好了。”

“你这样会晕过去的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不信算了,我的预言一向准。”

两天后,朱韵真的差点栽倒在尼日加拉大瀑布下,田修竹终于有理由把她的电脑抽走了。不管她如何跳脚,他始终不还,直到她返回学校。

后来因为签约画廊的原因,田修竹要在美国停留很久,他将住址选在朱韵学校附近。

随着见面的越发频繁,田修竹越来越觉得朱韵的生活很成问题。她所有的课业都在第一时间完成,一周的工作量三天就做完,空余的时间也不休息。

她的成绩优秀到将学业整整压缩了两年,可她永远像是根绷紧的弦,仿佛休息一天都是犯罪。

“你在急什么?”田修竹不止一次这样问,朱韵总是回答不出。

“你很焦虑。”田修竹老神在在地评价。

朱韵给自己找理由。“我们这个专业都是这样的。”

“别人没有做到晕过去。”

“是意外……我那天没吃东西。”

“你这样会吃不消的。”

朱韵不信,“我在国内大学的时候比现在辛苦多了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田修竹耸耸肩,还是那句话。

“不信算了,我的预言一向准。”

二十四岁,人刚刚开始强壮的年龄,所有年轻人都在肆意燃烧生命,他们简直觉得自己长生不老,谁会相信自己会吃不消?

时间公平地给了所有人答案。

长期的用脑过度,加上熬夜和整日对着电脑,朱韵憔悴得很快。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,失眠、心悸、冒冷汗、内分泌紊乱……她整个身体系统都烂掉了。

“你比我们刚认识时老了十岁。”某次田修竹从国内过来,见到朱韵时说。

这话给了朱韵巨大的打击,大概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都怕自己老得快。

田修竹抓住机会邀她去度假。

他们去了法国,田修竹的父母定居在那。朱韵在得知要见他父母时,吓得险些从车上跳下去。田修竹拉住她,“冷静点,你要这么跳了会给我的身心造成严重的伤害。”

“为什么要去你家?”朱韵问。

田修竹理所当然道:“省住宿费啊。”

“你差这点钱?”

田修竹淡笑不语。

田修竹在家里排行老二,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,哥哥是设计师,妹妹搞摄影,家里艺术氛围浓厚。

朱韵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,他们热情地欢迎了朱韵的到来,只是热情有点过了头,搞得朱韵十分紧张。

不光如此,或许是嗅出什么味道,全家人背地里都对田修竹挤眉弄眼,弄到最后不止朱韵,连田修竹自己都坐立难安起来。

“这真是始料未及。”他满头虚汗地说。

他们只住了一晚就连夜逃了。

之后他们又走了很多地方。

他们去了科尔马,领略充满阿尔萨斯风情的童话场景,然后又去了十五公里外的里克威尔,看安宁如画的葡萄园。还有高崖上的红土小镇,和阿尔卑斯山下最美的阳台……

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免费阅读

发展更好。

朱韵订完机票,打算请田修竹吃顿饭,一方面告别,一方面表达感谢。谁知在餐厅里,田修竹竟若无其事地表示自己明天会一起走。

“你也走?为什么?”

“国内机会更多,发展更好。”

“……”朱韵放下刀叉,“田修竹。”

她的神情很认真,认真到田修竹不得不停止切牛排。他擦擦手,又清了清嗓子。

“我想回去。”

朱韵又要说什么,田修竹抢先一步。

“跟你一起。”

他的创作正值巅峰期,事业蒸蒸日上,这个时候回国,理由不言而喻。

“田修竹,我……”

“你有男朋友了。”田修竹笑着说,“你说过两百遍了。”

朱韵捏着高脚酒杯,田修竹重新回去切牛排,不经意问:“我跟他比怎么样?”

“不是一个类型。”

“都是男人。”

朱韵抬眼,餐厅的烛光晃得玻璃杯晶莹闪烁。田修竹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,脸很小,比一般的东方人起伏更分明,又不至于太过。他还有双很漂亮的茶色眼睛,虽然平日里有点神神叨叨,但真的很温柔。

朱韵实话实说,“你比他好。”

田修竹似乎觉得朱韵在说假话。

“真的。”朱韵看着餐盘光洁的边缘,低声道,“其实仔细想想,他大部分时间都挺混蛋的。”

“那小部分呢?”

朱韵无奈道:“你总问他干什么?”

“不想聊聊?”田修竹用餐布擦擦嘴。他刚吃完东西,嘴唇很红,显得皮肤更加白嫩,配着那表情,看起来精致极了。

田修竹给她倒了点红酒,半开玩笑地说:“明天我们就回去了,有故事最好留在异国他乡,这样回家就是新的开始了。”

田修竹叫服务生撤走所有餐具,只留两支酒杯,他双臂迭在桌面上,就像个学生一样,认认真真听她的话。

那年朱韵二十六岁,出国五年多,没有李峋的日子已经比有李峋的日子多出很多了。

那也是朱韵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将过去的事讲给别人听。

出乎她的意料,整个讲述过程她一滴眼泪也没掉,这跟之前完全不同。她清楚记得刚刚出国的时候,她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想,一想就难受,一个人躲进夜里流泪。那时她没有朋友,也很少跟其他人沟通,她缺乏自我开导的能力,只能拼了命地学习,找无数事情充实自己,就算累到连笔都握不住了还是不肯歇。

她总固执地认为,他还在受罪,她就没有资格活得轻松。就像田修竹所言,她把自己圈住了。

但最后让她解脱的并不是田修竹。她不能单纯地将一切推到他身上,将自己的变化简单解释为一个温柔男人字字珠玑的劝解。

是时间。

世界上最慈悲,也最无情的时间。它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,单单存在,就足以战胜一切。

此时回顾,其实这五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,她只是普普通通的过日子,看太阳升了又落,人群聚了又散,野草荒了又长。

不知不觉中,她不再夜不成眠,不再起疹,也不再大把大把掉头发。再想起他的名字时,她不再流眼泪,有时甚至还会笑出来。只是那笑容始终难以持久,刚弯起嘴角就用尽了力气,像极了当年校园里眨眼凋零的白玉兰。

那晚她与田修竹一直留到餐厅打烊,朱韵讲得口干舌燥,意识混乱。

酒喝多,导致第二天朱韵睡过了,她火急火燎地赶到机场,终于在最后一刻赶上班机。

田修竹跟她身边的人换了座位,他给她带了眼罩,朱韵蒙住眼睛昏头大睡,十几个小时后,飞机降落。

朱韵留学期间也回国过很多次,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触这么深。

她真的决定彻彻底底留在这片土地了。

母亲开车接她,回程是朱韵驾驶,虽然时间很晚了,可母亲太久没有见到她,一路上有说不完的话。

“前几天跟你江姨通过电话,你小哥哥拿了绿卡了。”

“是嘛。”

提起王宇轩,母亲忍不住叹气。“当初你刚出去的时候,人家对你那么好。”

朱韵撇嘴,母亲挑明说:“我看你们俩挺合适,我跟你江姨那边都心知肚明的,结果你倒好,你就不拿人家当回事。”

“我根本没想这些。”

“该想了,人到什么年龄做该做什么事,学生时代就要好好念书,毕业了就要找工作组织家庭。我就觉得王宇轩不错,从小关系就好,谁知道你——”

“我跟他太熟了,做生意还不宰熟客呢。”

“这跟做生意能一样吗?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多复杂,找个知根知底的多困难。”母亲靠在椅子里,神色端正。“我以前就看出来了,王宇轩一直对你有意思。”

朱韵无奈,“我们不合适。”

“你连个机会都不给人家怎么知道合不合适?”

“哎呦,他现在都结婚了。”

这话终于给母亲的嘴堵上了,这是条死路,任凭母亲再不甘心也毫无办法。

王宇轩的话题终于结束,就在朱韵打算喘口气的时候,母亲又开口了。

“跟你一起出来的那个男的是谁?”

“……”

朱韵简直要下跪了,她从没跟父母提过田修竹,为的就是避免母亲的穷追猛打,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朱韵还特地让田修竹晚一步出来。

朱韵试图装傻。

“哪个男的?”

“就是你把什么东西还他的那个。”

朱韵想起来了,临出来的时候,她发现田修竹借给她的眼罩还揣在兜里,掏出来还他,整个过程两秒钟不到,而且他们还挤在拥堵的人群中,这都被看到了。

母亲追问道:“谁啊?你在美国的同学?我看小伙子挺精神的。”

“不是同学,一个朋友。”

“哪的朋友?”

“国外认识的。”

“不是学校的同学?是不是社会上——”

“不是。”朱韵无奈道,“人家是正经画家,你上网搜搜,牛得很。”

“画家?”

母亲似乎有点奇怪,不过她皱了一路的眉头此刻终于松了点,“艺术家啊,你怎么认识的?”

朱韵说:“之前跟同学去意大利的时候,在一个展览上认识的。”

母亲靠回车椅,喃喃道:“画家……”她不知想起什么,忽然笑起来。“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参加过美术班,老师教画兔子,结果你画出来像蛾子一样,把身边的女孩吓哭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,你给人家吓哭了自己还生气,之后的课说什么都不去了。”

“不会吧……”朱韵完全想不起来了。

“怎么不会,你小时候脾气大得很。”母亲越说笑意越浓,看着窗外,完全陷入回忆,捂着嘴闷笑,“怎么会画得那么像蛾子呢。”

天色已暗,高速路上车不多,朱韵稍稍超速,远光灯照得夜色苍茫安静。

田修竹在得知自己被朱韵母亲发现的时候,很快登门拜访。

他选在周末的一清早,按门铃时朱韵刚睡醒,蓬头垢面光脚开门,看到西装笔挺的田修竹,反应了好一会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她没睡醒,声音有些哑。

他眼睛都带着笑,一身正装硬是穿出了休闲范,周身仿佛散发着清茶的香味。

“你叫我来的,说好了七点。”

“我说的是晚上七点。”

田修竹眼睛圆了一点,还是带着笑。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……”你故意的吧。

“朱韵?”

母亲醒得早,习惯出门散步,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田修竹,瞬间眼前一亮。

“这位是田先生吧。”

田修竹冲母亲行礼,“您叫我田修竹就行了。”

朱韵打了个哈欠。

母亲为了验证朱韵的话,之前特地在网上查过田修竹的情况,对其本来就有好感。如今真人出现在眼前,年轻干净谈吐得体,活力之中透着儒雅,又带着点小小的羞涩……尤其旁边还衬托一个邋遢的朱韵,田修竹简直就像裹了一层圣光一样。

朱韵知道母亲满意田修竹,不过她的满意程度还让朱韵小小惊讶了一下。

母亲似乎彻彻底底忘了王宇轩这个人,田修竹走后的一个星期里,她一直对他赞不绝口。

朱韵回忆了一下田修竹跟母亲的交谈过程,觉得虽然田修竹彬彬有礼,可其实并不擅长哄人说话,尤其是面对长辈,十分腼腆,还容易脸红。

“至于么……”朱韵窝在沙发里。“我没觉得他有你说得那么好啊。”

“哟,”母亲端着茶杯,戏谑道,“是你会看人还是我会看人?”

朱韵不说话了。

“这孩子很聪明,才华横溢。”

“这倒是。”毕竟天才画家。

“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。他性格很好,我猜他肯定不是独生子,家里有兄弟姐妹。”

这朱韵有点惊讶了。“你怎么知道,网上报了?”

“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所以我才一直说你不会看人。”母亲淡淡道,“我还知道他不仅有兄弟姐妹,还跟他们相处得很好。其实这孩子有很强的个性,不过他更多时候是体贴别人,这种体贴出身不好的人是装不出来的。”

朱韵抱着枕头看电视,不置一词。

母亲从容不迫地喝了口茶,最后说:“他自己有本事,又明白事理,还有个和睦的家庭,这些综合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八卦谷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baguagu.com/article/74211.html

分享给朋友:

“原著小说《打火机与公主裙·长明灯》免费阅读 主人公分别为朱韵李峋” 的相关文章

崔永元真面饭馆 价格亲民打脸众明星

崔永元真面饭馆 价格亲民打脸众明星

明星开店早就不是稀罕事儿,只是众所周知,明星的店都是高档消费,贵价格,高端产品。近日崔永元真面饭馆曝光,价格公道令人大跌眼镜。亲民的价格,平民化的饮食,让种多明星遭遇打脸。崔永元除了语出惊人,原来连行动都是“惊人”的。真面饭馆直接已崔永...

洞主被打事件始末 洞主和凯哥谁赚得更多

洞主被打事件始末 洞主和凯哥谁赚得更多

洞主现在在斗鱼上面也是相当火的一个主播了,本人在上面的游戏直播,每次的观看人数那是杠杠的,和凯歌搭配之后,更是相当的爆火,洞主被打事件始末是如何的呢,洞主和凯哥谁赚得更多,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,毕竟两人之间的收入分成问题,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了呀。 洞主被打...

王乐君背景后台介绍 伪装者之后秘密与胡歌领证?

王乐君背景后台介绍 伪装者之后秘密与胡歌领证?

胡歌复出之后的作品也是相当的不错的,收视率很高,胡歌的演技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的好,而他新带来的伪装者也是让人眼前一亮,同时大家注意到的还有在里面和胡歌饰演的角色有感情线的陈锦云,那么其扮演者王乐君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呢,王乐君背景后台介绍,伪装者之后秘密与胡歌领证...

歌手高空拍MV坠亡 用生命在歌唱

歌手高空拍MV坠亡 用生命在歌唱

10月20日,加拿大歌手乔恩麦米瑞因为拍摄MV,冒险在高空行走,而意外由此发生,歌手乔恩麦米瑞从高空坠亡,享年34岁。是什么原因让歌手乔恩麦米瑞那么胆大挑战这项高空任务呢?意外发生后,歌手乔恩麦米瑞又得到什么回应呢?歌手乔恩麦米瑞的这个用生命在歌唱的行为网友人...

杨幂零祝福刘恺威 五年祝福中断婚姻状况引热议

杨幂零祝福刘恺威 五年祝福中断婚姻状况引热议

已经连续五年准时在12点公开祝福刘恺威生日快乐的杨幂,今年突然中断了祝福,杨幂的这个表现引发了网友的热议。杨幂与刘恺威的婚姻关系屡次被传已破裂,更有甚者有说是杨幂嫌弃刘恺威收入不如自己,究竟杨幂与刘恺威是不是离婚了呢?刘恺威与杨幂的女儿小糯米又如何呢? 刘恺...

波多野红梅男友是谁 抖音野红梅男朋友真实身份不过是…

波多野红梅男友是谁 抖音野红梅男朋友真实身份不过是…

波多野红梅男友是谁 抖音野红梅男朋友真实身份不过是… 在抖音上走红的网红波多野红梅男友是谁,经常刷抖音的人,想必对于波多野红梅不会陌生,经常和一名脸宽男子拍摄小短片,受到很多网友们的喜爱。波多野红梅男友是谁,野红梅真实男友是和她一起拍摄抖音小视频...